WFU

2020年9月30日 星期三

「我不要打針」男孩摀住嘴巴哭喊,媽媽卻一個巴掌打在他的臉頰上

作者:沈明萱醫師 ( Ming-Hsuan Sheen, DDS, MS )




下午一點半,在醫師休息室滑手機放空的我,聽到門外傳來聲嘶力竭的哭喊聲。

「我不要看牙齒我不要看牙齒~」

這樣的台詞在兒童牙科聽到不意外,但是今天聽起來很不太一樣。

正在思考到底是哪裡不同,休息室的門被推開一個縫。擔任櫃台人員的小君探頭進來:「沈醫師,有一個病人剛剛報到,已經在哭哭了。」

我放下手機,深吸了一口氣,沈澱心情,準備等會打一場硬戰。

穿上醫師服走進診間,我快速地瞄過小君遞上來的病歷。
就診原因欄位上,不意外地寫著「害怕看牙醫」。令人意外的是病人的年紀已經十歲了。

兒童牙科醫師面對的大多是六歲以下的兒童,這個年紀的兒童耐受度、自制力不足,需要醫師的耐心和技巧來引導。

「我不要看牙齒我不要看牙齒~」隔著牆壁,仍能聽到門外的哭喊聲。這樣的哭聲通常搭配著學齡前兒童稚嫩的聲音,但是今天卻來自一個十歲的大男生。

「請進。」小君打開診間的門喊著。

穿著制服的男孩是由爸爸和媽媽合力拖進診間的。

「你給我上去坐好。」男孩在爸爸大聲威嚇下,不甘願的坐上治療椅。

「我不要看牙齒,我不要打針。」男孩的哭聲轉為啜泣聲,夾雜著擤鼻涕的聲音,苦苦哀求著。

「請問牙齒有什麼狀況?」

「醫師,他的蛀牙要抽神經。帶他去診所,那邊的醫師要打針他不配合,所以請我們來大醫院處理。」媽媽指著男孩解釋著。

我拿著口鏡檢查男孩的口內狀況,有兩顆成人牙齒需要抽神經,許多蛀成大洞的乳牙。牙縫間看得到食物的殘渣,還有滿口厚厚的牙垢。隔著口罩,仍然聞得到口臭味。

「平常有在幫他檢查刷牙嗎?」我抬頭詢問家長。

「都有叫他刷牙啊,他都隨便亂刷。你看,現在蛀牙了唉唉叫。」回答完我的問題,爸爸生氣地指著男孩罵。

「他自己可能不太能刷乾淨,請家長晚上要幫他刷牙,不然蛀牙會越來越嚴重。」

「醫師,今天有辦法幫他抽神經嗎?」媽媽著急地詢問。

「抽神經要打針,看他今天有沒有辦法配合,不然亂動很危險的。」男孩哭成這樣,要說服他冷靜,成功率非常低。

「你好好配合,我今天都特地請假來陪你了,不要亂動讓醫師幫你治療。」媽媽試著好言相勸,但男孩仍搖著頭,雙手摀著嘴巴。

「你今天不好好配合,回家你牙齒痛,我們不管你,痛死算了。」爸爸一手插腰,一手指著男孩開罵。

「我不要打針、我不要打針。」男孩仍然摀住嘴巴不停地大喊。

「你手放下來讓醫師處理。」媽媽伸出雙手想要抓住男孩的手,男孩死命地掙脫,摀住嘴巴撇過頭去。

「你這樣醫師怎麼治療啦!」媽媽被甩開手後,怒氣也整個爆發了。一個巴掌打在男孩臉上。

「請問一下,他從以前看牙醫就這麼害怕嗎?」眼看場面快失控了,我試圖緩和一下。

「對啊,他從小就這樣。」

「那以前怎麼看牙齒的?」

「就抓著、綁起來啊。」爸媽理所當然地回答。

「有定期在看牙醫嗎?」

「他每次去都哭,就沒有去看診。這次是因為他痛到晚上沒辦法睡覺,才帶他來。」

「他小時候的經驗不好,又沒有定期在看牙醫,要讓他配合,可能要來好幾次才有辦法讓他適應。」我試著跟家長解釋。

「醫師,我們平常都要上班,沒那麼多時間帶他來。可不可以綁起來看?」

「他這麼大了,不建議綁起來,不尊重他,而且也綁不住,反而會危險。」

「他今天是不是不能治療,那我們就白跑一趟了。」媽媽皺著眉頭。

「今天先從基本的潔牙開始,先教會他刷牙。」

「你看你,浪費大家的時間。已經帶你看牙醫那麼多次了,都沒辦法做治療。」爸爸指著男孩大罵。

「我就是不要打針。」男孩依然摀著嘴巴,臉上佈滿淚痕和鼻涕。

男孩的哭聲和父母的怒罵聲,早已引來等候區許多家長的側目。身為牙醫師的我,如何滿足家長的期待,又該如何幫助這個男孩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