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0年9月1日 星期二

沒帶健保卡的媽媽和兩個小男孩:兒童蛀牙,是一個家庭的縮影,或是兩個家庭的衝突

作者:沈明萱醫師 ( Ming-Hsuan Sheen, DDS, MS )





一早起床,市區天空黑的讓人誤以為還是半夜,下著夾雜著雷聲的豪大雨。撐著大傘、踩了好幾個水坑後,好不容易抵達醫院。邊擦乾身上的雨水,邊想著這樣的天氣,會來看牙齒的人應該很少。


正想著要如何打發時間時,診間的門就被推開了。

一位媽媽帶著兩個小男生走進來,手上裝著雨衣的塑膠袋還微微滴著水。

「你好,麻煩健保卡給櫃台。」

「我們沒有健保卡,要自費看診。」

冒著大雨來看診已經很令人訝異了,竟然還要自費看診。

「忘記帶健保卡嗎?要不要之後來補過卡,自費看診會多很費用。」

媽媽臉上的表情平淡,似乎早有準備。

「沒關係,我們要看自費的。」

台灣健保卡包山包海,除了純自費的門診,很少遇到沒辦健保卡的患者。既然家長堅持,也不便多問。

兩個小男生拍完全口的X光後,各有5-6顆蛀牙,有些蛀洞很深需要抽神經。
抽神經、補蛀洞,加上裝牙套,全部自費,一個孩子就要將近一萬元的費用。

「媽媽,這些治療全部自費要九千多喔。」

「這麼多錢喔!」

媽媽雖然已有心理準備要花一筆錢,聽到實際金額時,還是有點訝異。

「要不要補辦健保卡再來治療,可以省一點。」

「沒關係,今天都幫他們請假了,麻煩醫師今天能做的治療先做吧。」

雖然很好奇背後的原因,但是家長沒有主動告知,我也不好意思探人隱私。

抽神經,需要打麻醉藥,牙齒還要夾上隔離口水的橡皮障。還好兩個小男生非常合作,默默地躺好,嘴巴張得大大,治療起來非常順利。

看到兩個小男生都乖乖配合,媽媽一開始略為緊繃的神態,也稍稍放輕鬆點。

「媽媽,兩個小孩蛀牙都很多,晚上要幫他們刷牙喔。」

「醫師,我也知道刷牙很重要,但是他們現在和我前夫同住,他完全不在意小孩的狀況。」

原來,小孩的爸媽早已離婚,監護權在爸爸身上,媽媽只有幾天能探訪小孩。

與爸爸同住後,小孩牙齒的狀況每況愈下,偶而還會喊牙痛,但是爸爸都不打算處理。甚至媽媽想要帶小孩看牙醫,男方家庭不同意,還惡意扣留小孩的健保卡。

因為沒有監護權,無法爭取到小孩的健保卡,又擔心蛀牙變嚴重,媽媽才會花錢自費看診。

「小孩跟我前夫同住後,洗澡、刷牙、寫作業都沒有人在管。」坐在一旁的媽媽,長長的嘆了一口氣。

身為牙醫師,有責任教家長如何照顧小孩的牙齒,例如要每天晚上檢查刷牙、少吃零食、定期回診等。但是大多數蛀牙背後的問題:離婚、隔代教養、單親等家庭的教養衝突和困境,沒有先解決,蛀牙是沒有辦法根治的。

兒童蛀牙,是一個家庭的縮影,或是像這次的小男孩,是兩個家庭衝突的結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