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0年10月15日 星期四

看著母女兩人,原來,這就是愛,無私的愛。

作者:沈明萱醫師 ( Ming-Hsuan Sheen, DDS, MS )





一大早的第一個病人,因為療程複雜,花了超出預期的時間治療。


「沈醫師,下一個病人已經請進來了。」助理小君很貼心請下一位病人提前入座,讓我迅速洗完手,戴上新的醫療手套後可以馬上接著看診。


診療椅上坐了個幼稚園年紀的女孩,綁著兩個辮子,穿著澎澎的紗裙,長長睫毛配上大眼睛,笑起來還有兩個酒窩,非常可愛。讓生了兩個男孩的我,好想要再拼個女孩兒。


「媽媽,請問今天什麼問題來看診呢?」我抬起頭詢問站在一旁的家長。


「我發現她有幾顆牙齒有蛀洞,而且她吃東西有時候會喊不舒服。」


「好,我們先檢查看看。」


我低頭仔細檢查小女孩的二十顆牙齒,確實有幾個很明顯的蛀洞。


「小禎你現在幾歲啊?讀中班還是大班?」我看了一下病歷上的姓名和年紀,簡單問了幾個問題。照慣例,幫小朋友看牙齒的時候我都會隨意聊個幾句,跟兒童互動良好,後續的治療才會比較順利。


治療椅上的小禎歪著頭看著我,大眼睛眨了眨,嘴巴微微的張開,卻沒有回應。


「我們先去拍X光片看看蛀牙的深度。」既然小禎不想聊天,為了不要冷場,就進入下一個步驟:拍X光片。


我按下治療台上的按鈕,讓治療椅的椅背升起,座墊下降。通常這個時候,小朋友都會急著跳下治療椅,或是把治療椅當成溜滑梯滑下去。


但是小禎只是靜靜的坐在診療椅上,歪著頭望向媽媽。


這時後,媽媽將小禎抱下治療椅,牽著小禎的手跟在助理小君的後面,走向X光室。小禎一拐一拐有點吃力的走著,我才發現到她的左腳小腿上還有護具。


小禎是個腦性麻痺合併發展遲緩的的孩子,每個禮拜都要到醫院做復健和語言治療。


腦性麻痺的孩子,因為腦部神經損傷,最主要的症狀就是運動障礙。


小禎的狀況是手腳會有不自主的張力反射,受到刺激或是緊張的時候會抖動四肢。


光是要拍攝X光片就卡關了。拍X光片需要兒童配合坐好,一旦有些許身體的擺動,拍出來的X光片影像就整個模糊掉。不用說檢查蛀洞了,連牙齒的形狀都看不出來。


這下傷腦筋了,連X光片都沒辦法拍攝,該如何做進一步的治療。


媽媽很有耐心的在一旁和小禎溝通。


「妳要乖乖做好,讓醫師拍照,才能知道蛀牙蟲躲在哪裡。」


小禎也很乖巧的點點頭。但是X光片才剛放到嘴巴裡,她的四肢又不自足的抽動,完全沒辦法穩穩地坐著。


「妳要配合醫師,不然回去牙齒痛沒辦法吃點心。」媽媽臉上沒有一絲不耐,仍然和顏悅色,輕聲地跟小禎對話。


「媽媽,跟你討論一下,有沒有考慮用全身麻醉來幫小禎治療牙齒?」腦性麻痺的孩子,因為不自主的張力在反射,有時候必須要在全身麻醉下才能完成複雜的牙科治療。


「醫師您覺得有需要嗎?」媽媽有點擔心的詢問。


「因為小禎的蛀牙好幾顆,又肌肉張力的關係她沒辦法躺好做治療,可以考慮全身麻醉,一次把蛀牙處理好。」


「如果只能這樣,那就麻煩醫師安排。」媽媽抱著小禎,心疼的說著。


「好,要安排全身麻醉,需要簽一些同意書,等下會列印出來給媽媽簽名。」


「醫師,不好意思,同意書是不是要監護人簽名?她的監護權在爸爸那裡。」


「監護權在爸爸那裡?」我再次跟媽媽確認。心裡想著,大概是離婚或分居吧。


「醫師,其實我是寄養媽媽,所以小禎的監護權是在她爸爸。」


聽到這段解釋,我驚訝地看著母女兩人。看診的過程中,看著媽媽和小禎的互動,自然流露著關懷和母愛,很難接受她竟然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寄養媽媽。


「小禎是我帶的第三個小孩了。她很乖,又很聽話,但是最近發現有蛀牙,很怕她沒辦法好好吃東西。」


寄養媽媽坐在椅子上,左手將小禎抱在懷裡,右手在治療同意書上簽名。邊寫邊擔心小禎回家若再喊牙齒痛該怎麼辦。


「媽媽,我幫你開個止痛藥,回去有痛可以吃。」


「謝謝醫師,這樣就不怕她突然喊牙齒痛了。」媽媽將小禎因為拍X光片弄亂的辮子,重新綁整齊。看著小禎整齊的頭髮,媽媽滿意的微笑。


原來,這就是愛,無私的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