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0年10月2日 星期五

說的再多,最後的決定權還是掌握在父母手中

作者:沈明萱醫師 ( Ming-Hsuan Sheen, DDS, MS )






中秋節前一天,帶著即將放連假的好心情上班。特地提早到辦公室,細嚼慢嚥地享用便利商店買的飯糰和鮮奶茶,肚子飽飽的準備開工。


「沈醫師,有新病人剛報到喔。」櫃台的小君中氣十足地喊著。


「幾歲啊?」我調整口罩、帶上看診手套。


「六歲,很帥氣的弟弟喔,他正在玩平板。」小君邊說邊做出滑螢幕的手勢。


「麻煩你請他進來。」


一位穿著小碎花長洋裝的媽媽牽著弟弟一起進到診間。媽媽的右肩背著一個特大的名牌托特包,一頭深棕色的長捲髮,搭配著清雅的香水味。時髦的打扮,在醫院裡顯得格外突出。


「弟弟躺下來,我們來檢查牙齒喔。」


小男生穿著深藍色條紋polo衫和牛仔短褲,腳上一雙白色休閒鞋,是個型男。


我低頭檢查男孩的口腔狀況,一瞄就看到幾顆蛀牙,還有一些已經補過,但是填補物周圍又開始蛀牙的牙齒。四歲就有這麼多蛀牙,算是蛀牙高風險的兒童。


「媽媽,我跟您解釋一下弟弟的狀況。」我抬起頭,呼喚著在一旁低頭滑手機的家長。


「這裡有一顆蛀牙喔。」我將頭燈的光對準弟弟的嘴巴,手指著其中一顆中間有凹洞的牙齒。


「那還是乳牙嗎?」媽媽語氣平淡地問。


「還是乳牙,但是距離換牙至少還有四年,建議要裝牙套才不會再蛀牙。」


「以後還會換牙,補起來就好。」媽媽毫不考慮地回覆。


「這裡有一個之前補過滿大洞的牙齒,也建議裝牙套。」我秉持著專業認知,繼續跟家長解釋。


「那還是乳牙嗎?」


「對,是乳牙。」


「這個牙縫有蛀洞了,這種蛀牙用樹脂填補,很容易脫落。」


「那顆是乳牙嗎?」


不論我如何解說,媽媽都像跳針一樣反覆確認蛀牙的牙齒是乳牙。


「那今天就先把蛀洞補起來吧。」我自認已盡到告知義務,示意助理準備填補的材料。


媽媽早已退到一旁的牆角,將托特包隨意置放在一旁的桌上,繼續低頭滑手機。


我照著媽媽的要求,用樹脂材料將一個個大洞補起來。小男生倒是很有耐心地躺著,嘴巴張大。配合我用各式各樣的工具,一下挖蛀牙,一下噴水。


「蛀牙補好了。」聽我這麼宣布,小男孩開心的跳下治療椅,跑到櫃台選小禮物。


「他蛀牙比較多,建議三個月就要檢查一次。」看診結束前,我照慣例都會提醒家長。


「媽媽,要先幫您預約下次時間嗎?」櫃台的小君拿著健保卡和繳費單給媽媽,順便問道。


「我們再自己約吧。」


媽媽背起托特包,撥了撥柔順的長髮,牽著小男孩的手離開。診間的門關上後,還聞得到淡淡的花草香氛味。


我回到椅子上,繼續看下一個病人。我手拿著牙刷幫小朋友清潔牙齒,同時秉持著剩餘的耐心和家長討論治療計畫。


說的再多,最後的決定權還是掌握在父母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