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0年9月21日 星期一

媽媽、阿嬤和牙醫師,每個人都想要盡點力,卻又使不上力

作者:沈明萱醫師 ( Ming-Hsuan Sheen, DDS )





六點起床,天空才剛亮。鬧鐘一響,即使腦袋還沒醒,還是迅速地按掉鬧鐘,才不會吵醒一旁熟睡的孩子。快速套上上班的衣服,輕手輕腳地闔上大門,趕著到醫院和高層開會。

財務分析、經營策略、未來展望,會議中討論的種種內容,對早起昏昏欲睡的我,聽起來就像外國語一樣霧煞煞。好不容易熬到開會結束,兩三口吞下早餐就要開工了。

沒想到第一位病人就不太順利了。

「你好,聽得懂中文嗎?」

「Do you speak English?」

年輕的媽媽,帶著五歲的小女孩,兩個人的輪廓一模一樣,都是深邃大眼。但是接連兩個問題,她都沒有答話,想必是聽不懂。

今天看診只能比手畫腳了。

我手指向治療椅,媽媽配合的把小孩抱上治療椅,我請媽媽也坐在小孩身旁陪伴。媽媽跟我的眼神接觸不多,但很努力地跟小孩對話,應該是要她配合檢查吧。

我遇過許多外國籍的患者,中文不通,但多數可以用英文對話,今天中、英文都不通,真是傷腦筋。

站在一旁的阿嬤開口了。

「她印尼人,我兒子去印尼工作認識的,最近公司調職回台灣,她剛來台灣一個月。」

小孩雖然聽不懂中文,在媽媽的鼓勵下,很努力的把嘴巴張大。

「阿嬤,小孩二十顆牙齒都蛀牙了,很嚴重。」

「叫她晚上不要給小孩餵奶,講都講不聽。」

「她完全聽不懂中文嗎?」

「聽不懂,只會講印尼話。」

「平常怎麼跟她溝通啊?」

「等我兒子下班跟她講啊。」

「晚上還會餵奶?」

「對啊,都五歲了,還在餵奶,牙齒都蛀掉了。」

第一次看診,最重要的任務是教家長如何正確幫孩子潔牙。既然語言不通,只好靠肢體語言了。

我努力地示範如何幫小女孩刷牙:「一顆牙齒刷二十下、裡面外面都要刷到。」

「這邊卡了很多牙垢,一定要清掉。」

媽媽全程專心看我操作,偶而稍微點頭示意。小女孩的大眼睛看著我,兩隻小手緊握著媽媽的大手。語言不通,不知道媽媽聽懂多少,也不知道小女孩心裡在想什麼。

「阿嬤,下次有辦法請爸爸一起來嗎?」

「他公司很難休假,不知道什麼時候有空。」

「爸爸來,能跟媽媽溝通,這樣才有辦法談治療。」

「等他晚上下班,我問問看。」

「很多蛀牙要處理,請爸爸一定要來一趟。」

媽媽牽著女兒的手站在一旁,默默地看著我和阿嬤溝通。一句中文都聽不懂的她,在台灣的每一天,不知道怎麼過的。

而一旁的阿嬤,嘴裡念著「唉,小孩這麼多蛀牙,我兒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有空。」

而我看著滿口蛀牙的小女孩,想要幫她,又擔心沒有和家長溝通好就貿然治療,後續可能會衍生出的醫療糾紛。

一個孩子,身邊有媽媽、阿嬤和牙醫師,每個人都想要盡點力,卻又使不上力。

只能等待爸爸有空出席的那一天。